【東南亞野望】辣死你媽的椰漿飯

更新日期:2月 22

早一陣子,我與太太經過港島一家新開的馬來西亞茶室,久聞大名,於是進去用餐。我放棄了肉骨茶,點了一碟椰漿飯配仁當牛肉。雖然同樣有著小魚乾、青瓜、參巴醬等,但椰漿飯的賣相跟平日吃到的有點不同,顏色綠綠的,我猜是煮飯途中滲進了班蘭葉汁吧。



(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scmp.com/magazines/style/travel-food/article/3018591/nasi-lemak-malaysia-or-singapore-and-how-did-it-get-its



小時候,我常常把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餐廳,都簡單以「星馬菜」歸納之(也曾經把泰國菜、印尼菜一拼放進此一類別),往往忽略了各地菜式煮法的差別。長大後,因為學術興趣使然,對東南亞地區的歷史和政治生態認識增多了,才發現每國的「名菜」原來可以連繫到國家、民族之間的恩怨情仇。椰漿飯應該算是其中一例。


椰漿飯的馬來語Nasi Lemak,又因為椰漿飯通常配有參巴辣醬,餐館有時會借用諧音「辣死你媽」代稱,至少方便港人分辦椰漿飯與泰式甜品「椰汁糯米飯」的差異。


椰漿飯的歷史來源眾說紛紜,其中一個較古老的說法,指這道「國萃」源自馬六甲蘇丹國年代(1402-1511),一名寡婦麥昆冬(Mak Kuntum)的女兒在煮飯期間,意外把椰奶倒進飯中。結果,當母親問女兒煮了甚麼,女兒便回應「飯啦,媽」(馬來語:Nasi le, Mak),造就了「椰漿飯」的傳說。[1]


專研東南亞歷史及傳統文化學家Nadge Ariffin則提供了另一說法。他認為椰漿飯本來是西馬(大馬)農民的早餐,從參巴醬、小魚乾、及米飯中分別獲取足夠的油份、蛋白質及碳水化合物,再加上椰漿的味道,足以轉化為耕作所需的能量。[2] 據英國歷史學家溫斯泰德(Richard Olaf Winstedt)在《馬來西亞生活》(1909年出版)一書記載描述,二十世紀初馬來人煮椰漿飯的方式,與今日我們所吃的椰漿飯大同小異,頂多是增添了一點配菜。


然而,關於「正宗」椰漿飯的起源和歸屬,經常都演變成幾個東南亞國家之間的民族衝突。馬來人分別在新加坡、印尼、汶萊、菲律賓、泰南等地聚居,西方殖民主義攻陷亞洲之前,各國版圖亦有別於今日模樣。因此,馬來文化在東南亞不同國家落地生根,揉合當地其他飲食風俗,各自衍生出不同的「辣死你媽」。例如說,新加坡的參巴醬偏甜,辣度較溫和;與馬來半島一海之隔的印尼廖內群島,則習慣灑上油蔥酥(bawang goreng)或天貝[3]


本來「入鄉隨俗」並非奇事,但東南亞殖民地在二戰後爭取獨立,各地為了突出「我者」與其他國族(「他者」)的迥異,官方論述以領土邊界作為劃線標準,凝塑出一種排他的民族主義。受到民族主義洗禮後,印尼的馬來人與馬來西亞的馬來人,自然是有所不同的了。1963年至1965年,馬來西亞和印尼因為領土主權及意識形態撕破友好關係;1965年,新加坡從馬來西亞獨立,但「馬來西亞vs新加坡」的民間論述偶然會在網絡社群中瀰漫著這種矛盾的民族主義情緒。


就在過去幾年,新、馬網民就因為如何看待椰漿飯的問題鬧得面紅耳熱。2017年,新加坡麥當勞推出「椰漿飯漢堡」,被大馬網民批評是「盜用馬來西亞的菜譜」。2019年,馬來西亞麥當勞推出椰漿飯,藉著電視廣告向新加坡進行反擊,批評當地著名美食中心「老巴剎」最好吃的椰漿飯,都遠不及馬來西亞風味,再次激發兩地網民罵戰,有人更借題發揮,伺機評擊對方的居住環境及民族風格。



(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straitstimes.com/lifestyle/food/mcdonalds-nasi-lemak-burger-back-by-popular-demand


(圖片來源:https://mothership.sg/2018/05/nasi-mcd-malaysia/) 



除了觸發兩國的民族主義情意結之外,椰漿飯竟然也促進馬來西亞多元族群建立起共同感。2013年大馬一份飲食指標的統計報告顯示,大馬國內不同種族同樣視椰漿飯為主要早餐食物(12.4%),僅僅排在麵包之後,比起炒麵(mee goreng)和印度拋餅(roti canai)有過之而無不及。而椰漿飯成為「小販中心」的長駐食品,使其受歡迎程度,也橫跨中產及低收入階層,成為凌駕社會階層分歧的食品。[4]


(圖片來源: 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zh-hk/%E8%BE%A3%E6%AD%BB%E4%BD%A0%E5%A6%88#/media/File:Nasi_Lemak_2.0_DVD_Cover.png


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在2011年自編自導自演喜劇《辣死你媽》(Nasi Lemak 2.0),大談國內族群之間的偏見及歧視問題,電影最後依靠揉合華人、印度人、馬來人的飲食配料及烹調方法,才能成為電影裡頭的致勝關鍵。誰會想過一碟椰漿飯背後,竟有這層象徵意義。



作者:馮嘉誠 平日研究東南亞國際關係,間中亦會評論當地政治生態。一日發覺有旅遊界人士把「日本、韓國」列作東南亞一部份,那刻才驚覺東南亞在港人心中竟是如此陌生。希望透過這個專欄,可以與讀者分享東南亞地區不同議題,打破對「日韓」或是「星馬泰」的東南亞想像。



[1] 〈國民美食登谷歌網頁 40秒視頻煮椰漿飯〉,《中國報》,2019年1月31日;Kirat Kaur, “Legend 女t Post, Jan 20, 2020. [2] Aida Ahmad, “Nasi Lemak – once a farmer’s meal, now Malaysia’s favourite,” The Star, Nov 19, 2014. [3] 劉明芳,〈中式菜餚結合馬來人飲食的菜系:娘惹料理〉,《關鍵評論網》,2019年1月23日。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12592 [4] Laurence Tibère et al, “Staging a national dish: The social relevance of Nasi Lemak in Malaysia,” Asia-Pacific Journal of Innovation in Hospitality and Tourism 8, no. 1 (May 2019): 51-66.

212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