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-01.png

【國際折射線】在維也納看完歌劇後,喝杯咖啡才是正經事

沿著多瑙河,由斯洛伐克首都 Bratislava 坐船出發,不出兩小時便能到達奧地利首都維也納。Bratislava 位於斯洛伐克邊陲,而維也納位於奧地利邊陲,兩地是世上少有如此接近的兩國首都,加上它們均被多瑙河貫穿流淌,因此水上交通便是旅程中理所當然亦不應錯過的一環。當我踏出船外,第一件要做的事,便是尋找咖啡廳。


談起維也納,自然不能遺漏咖啡、咖啡館和歌劇。


維也納長久以來與巴黎並列為歐洲兩大文化中心,其咖啡文化名聞遐邇,大街小巷開滿了歷史悠久的咖啡店,「如果我不在家,就是在咖啡館;如果不在咖啡館,就是在前往咖啡館的路上。」相傳這句名言便是出自奧地利作家兼詩人 Peter Altenberg。每天早上,他都會到咖啡廳報到,和其他文人聊天、在咖啡廳創作,或是只是單純的打發時間,喝杯咖啡。


維也納的咖啡廳不乏畫家和寫作人作為常客,人稱百水先生的知名建築師 Hundertwasse 更曾因付不起咖啡錢,於是「以畫代啡」在咖啡廳換來咖啡 —— 有趣的是老闆竟能接受 —— 而百水先生的畫作,至今仍掛在當天他賒數的 Café Hawelka 的牆上。


維也納多間知名咖啡廳我都去過,其中最喜歡的,要數唯一到訪了兩次的 Café Hawelka。


在維也納那幾天,為了盡可以品嚐更多咖啡,我幾乎一日三餐離不開咖啡。第一間去的 Cafe 比較有趣,是一位奧裔丈夫和一位日裔妻子開設的貓 Cafe。維也納土地問題不嚴重,每隻貓能擁有的生活空間遠比香港一般貓 Cafe 多,我更發現那位奧裔丈夫竟會用流利日語和貓聊天,非常有趣;知名的 Café Central、Café Sacher 和 Demel 等等我都有去過,但只是去過,談不上喜歡。這些咖啡廳有太濃的遊客味道,我真正喜歡的就只有 Café Hawelka。


Café Hawelka 創立於 1939 年,它一直由 Hawelka 夫妻經營,近年則由兒子接手。和其他咖啡廳對比,Café Hawelka 的歷史不算悠久,但它讓我有一種特殊感覺,好像除了自己之外,這裡其他客人都像是本地人一樣。隱身於維也納的老舊街道,空氣中飄浮着咖啡香味,這裡燈光昏暗,坐滿一群以咖啡館為家的本地老人,他們整天在這裡自在地用德語聊天,閱讀咖啡館提供的免費報紙,悠然自得地渡過每天的咖啡時光。


每晚,當維也納國立歌劇院上映完歌劇後,觀眾都會聚集在不同的咖啡廳裡,大多都會結伴討論故事劇情。來到維也納,我當然不能錯過歌劇,我很記得當晚的劇目是 Don Giovanni,而我幾乎完全看不懂,但這是一個過於經典的故事,因此不需看懂也能理解劇情。我買的是四歐元的站票,看完後累極之際,我再一次走入了 Café Hawelka。


每晚十點,這裡都會供應隱藏甜品 Buchteln,本來這就是 Hawelka 太太為了看完歌劇的人而設的限定甜品。即使她早已不在人世,她的兒子仍會按照舊配方,每晚風雨不改地供應 Buchteln,為這些看完歌劇的人提供宵夜。


穿著整齊制服的侍者拿著金屬托盤,將上面盛著的 Buchteln 甜包、經典的 Cafe Melange —— 咖啡上的不是普通的熱鮮奶或泡沫,而是由鮮奶打成的忌廉—— 還有一杯常温水、以及兩粒方糖送上,為一晚畫上完美句號。


在維也納看完歌劇後,喝杯咖啡才是正經事。


地理位置使然,咖啡是伴隨著戰爭傳入維也納的。十七世紀,中亞大部份地區都被納入鄂圖曼帝國旗下,維也納幾乎可以說是歐洲人對抗鄂圖曼帝國的最後一道防線。維也納曾被鄂圖曼土耳其軍多次圍攻,但都無法擊破,最終他們更被維也納軍擊退。敗走的鄂圖曼軍留下了咖啡豆,於是被懂得咖啡文化的人帶回維也納廣為推廣。後來,連維也納人都深深迷上了這種又黑又甘的特殊飲品。


有趣的是,同樣是十七世紀,鄂圖曼帝國原來曾經頒佈「咖啡禁令」,禁止人在咖啡廳飲咖啡,違者格殺勿論。為甚麼會有這麼一條惡法?原來,早於十六世紀咖啡開始在土耳其流行時,就一直有聲音提倡禁絕咖啡,但咖啡一直深受人民熱愛,禁之不絕;到了十七世紀,執政者蘇丹穆拉德四世才決定禁止咖啡,但他實際上希望禁止的,是咖啡廳而非咖啡 —— 因為他相信,當人民聚集在咖啡廳,便容易散播危險思想,甚至終有一天,會變成策劃叛亂的革命基地。


關於法國大革命,我聽過一個沒有根據,但頗為浪漫的說法:法國大革命爆發的那一晚,歌劇院的劇目剛好與革命有關。大家看完歌劇之後,便在咖啡廳討論劇情,說着說着,便愈發覺得應該革命,於是群起走上街頭⋯⋯


以上這個說法我究竟是聽誰說的,至今已不記得,於是我為此幻想了一個故事:某個在維也納看完歌劇的深夜,一位奧地利老人在咖啡廳對我徐徐道來這個故事。他說,這個關於法國大革命的故事是他過去在一間咖啡廳聽來的,於是他決定要在某天將這個故事傳承下去;而我也一樣,要將這個在咖啡廳聽來的故事傳頌下去。


你知道嗎?咖啡廳可能是一個城市當中,最值得守護的東西。


作者:黃宇恒

小時候父母告訴我名字的意思解作宇宙永恒,長大後才發現根本沒有甚麼是永恒的,連宇宙也不例外。喜歡閱讀和寫作,希望從生活日常細節中折射出國際視野。

Café Hawelka 為客人提供的報紙。 (作者親自拍攝)



一份經典的 Cafe Melange, 除了咖啡,必定有一杯常温水和兩粒方糖。(作者親自拍攝)



每晚十點,Café Hawelka 為看完歌劇的人提供的隱藏甜品 Buchteln。(作者親自拍攝)




27 次瀏覽0 則留言

© 2021. 堅離地球雜貨店 Glocal Store. All Rights Reserved.

0